certainone

喜欢无声无息的美景。
如人有目 日光明照

不管不顾身体知觉
来自亲近之人的抱怨和责怪
如果一份爱 让彼此觉得牵绊粘滞
为何要执意如此
你除却是我的母亲 你只是你
对我们间关系的失望 叠加到对自己的失望中
我觉得它出了错 你觉得我着了魔
除了无奈和离开 我找不出更好的方式去维护它
你甚至未曾识得水性 便要强涉我这面湖
我不忍也无能去指出你根深蒂固的错误
Maybe I can't be the one you look forward to.

三年来第一次吊带裙❤️🌹💝😷(由于晒黑了只好➕一款滤镜)其实我是只小清新(二哈二哈)

胡言(一)


迟一些给我
抚摸过泥土的手
含情脉脉
调制含蓄的毒酒
又划过女子的脸庞
阴谋激怒了炉火
正好用来热一热
盛酒的杯子
世间仿佛少些味

一些短线铺陈世间
这里那里都是尽头
揉成一团后
彼此相混
于是人们有了借口兴奋

一个女人却起身咒骂
她眉眼含情却乳房干瘪
她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

一只手蓦地心软 密谋
了结自己
唯一活着的这只手
向炉火里投入诗人的舌头
给宝剑淬上讽刺的毒
佯装着兴奋

言语不慌不忙 繁衍生息
自卑和自卑安居乐业
无私又和无私挑起战端
自杀能否平息她怒火?
谁准备犯错?谁不敬神?
谁忘记对自己抱有怜悯?
谁期盼思想如灾厄
降诸各生灵?

阴谋搭上性命
炉火烧成黑色
留着人们区分罢
什么是什么的尸体
像许多欢乐的游戏
少了个欢快的琴手
捉住一只手
还是被一只手捉住?
疯着好过活着

他或许对世间没有怜悯
一只手陪最后一个人
痛哭了一场
他说他三生有幸

两个人寂寞
倒不如换成一个人解脱
话是这么说
谁心甘情愿牺牲了生活
一个人堕落
也不愿最终彼此都成魔
却发现苦痛
来自要放手的执着
我颠沛流离反复着
忘记了原本为什么
从得不到那点快乐
我证明了我还活着

如果无一物 可能不是真的孤独
———《心的构造》

母亲 我想写一本书 名字叫 远山 赠给你 里面的我 学会如何面对来路去途 学会抛弃自己沉湎的窒息迷梦 我想只有以这样的方式 才能让你知晓我对您的爱 知晓我真正想做的人

居然留着自己一张照。修得不成样。唉,这短短一月,总觉浮生若梦。反正这里没人看,就当扔入湖底,再不相忆了。三年,无一物存留,很多人说要抓住眼前人,可是我宁愿放开手,自由和安全,我选择了前者,反而觉得这对彼此亦是安全。

於我歸息



點燃 漫不經心的謊言
繚繞 沈悶的夏夜幻覺
我在等
一曲無奈歡歌



不能不等 不能自問
明天依然要
用喋喋不休來混

那麼多的你
沒有一隻手肯伸出
接過這盛滿歲月的瓷碗
是啊 不過一個人的歷史
那值得幾個錢

灰土石塊
濃烈煙絲
噎住我的喉嚨
為一把空白紙扇
動心牽念
苦苦哀求

所以我要喊停



所以我要喊停
儘管這要拖累
距離與安定的並行
儘管前一秒
環湖街道上溫柔的風
衣角輕盈
發梢揚起

但我不想掉頭



但我不想掉頭
風掩蓋猜度的氣息
只是為了
抖露我失敗的謠言
奪人耳目
成為一味調劑
可憐者緊攥可憐的樂趣

而我不想掉頭
僵硬的悲喜手指
遲緩地撩撥天涯離愁
所有的不能完盡
在雨和火的妥協里
化為細煙
散了



似笑非笑的用意
成為祝禱的犧牲
「你曾經……」
評判撿拾記憶謀生
以喜愛的姿勢
潛入意味難明的裂縫里
靠不連續與模糊的弦
宣讀自以為是的判詞
「溫文無勇是怯
沈寂失聲是啞
誰與誰們風雨阻隔
從此相逢無期」



我知曉這一切
並且我掉落
因為只會摔碎自己
所以我心安理得

禱文似咒語
戴上鐐銬
赤腳踏上
千年依舊的月光
眼亮心明
看淡滿地詞句

這樣等
站在眾人身後
風吹不起低卑的身段
雨彈不破滿池飽脹浮欲
駭人惡欲裹住稚嫩之心

讓一切前行 向明天進軍
讓我停在這裡
迎接陰謀 承受毀滅
完成這曲心愛的明媚自由
雖然
有那麼多的可能性



義無反顧地掉頭
向著不可名狀之物
而在美麗設想中
人們享用安寧與距離

狂放無傍
火光 才是我的一生

散去所有过往之后。

我总是选择所谓的正确而失去怜悯。
到头来 ,是会让自己离人越来越远吧。
《尘埃》 、满池饱胀的无奈,让人看见命运。
如何。如何。
现在的一切如我所想,请讨厌我恨我远离我,请看破我贬抑我。
这样才会忘记我。
才会有你们更好的开始。
我从未逃避我的这份爱,它存在、闪耀,并且让我甘愿。
我可能是看得很开,也有可能偏执入骨。